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陈玉环 > 正文内容

隔断病毒迎接春天--旅游频道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5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“我们还好,一直呆在家里没出门,就是今天去了定点超市买菜,都是快去快回。 ”表姐抱着不到1岁的孩子在微信视频里对我说。

  
 

   表姐一家4口人住在武昌,从1月23日那天起,她的生活和千万武汉人一样,进入了特殊时期。

  
 

   听到她说身体还好时,我放心了不少。 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出现以来,我与湖北老家亲人的视频电话日益频繁,随时都会从他们那里了解家乡城市的最新情况。 而这也是我在北京居家隔离的第14天了,这14天我从没走出家门半步。 疫情来袭我的家乡是湖北西部的一座地级市,紧挨着长江,双层货轮常鸣笛从江面驶过,驶进三峡深处。

  
 

   这里的人们夏天爱在马路牙子上支起小桌喝凉虾吃烧烤,冬天爱围坐在取暖器旁打麻将嗑瓜子。

  
 

   年味常与窗外风干的香肠、油锅里的糍粑鱼联系在一起。 临近过年,我总会想念那个味道。

  
 

   我是在1月20日被一个电话紧急叫回老家的:外婆去世了。 匆匆向单位请完假,我便戴好口罩踏上了返乡之路。 那天晚上,新闻播出,专家组正式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存在人传人现象,武汉两天内新增136例。

  
 

   我在1月初就听说了这个病毒的名字。

  
 

   “还好我戴了口罩。

  
 

   ”我心想。 武汉是我回家的必经之地,我的大学四年也在这个充满烟火气的热闹城市度过。

  
 

   那一天,高铁上约有1/3的人还没带口罩,乘务员亦是。

  
 

   我邻座的一个姑娘也没戴口罩,只是全程十分紧张地用衣服包住口鼻。

  
 

   就这样,我捂了好几个小时的口罩回到了老家。

  
 

   此时,这座城市看上去还没什么异常,街上三三两两有人戴着口罩。

  
 

   那时,城里的人还想不到,这场以武汉为重灾区的疫情会蔓延到以整个湖北省为中心。 送走外婆,已是1月22日。

  
 

   再看新闻时,全国已有25个省(区、市)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数量也大幅增加。 街上戴口罩的人多了,我突然意识到,疫情可能会变得严重,于是赶紧催妈妈去药店买口罩,并建议她取消去亲戚家吃年夜饭的计划。 “没有了,明天早上7点来买吧,越早越好。 ”药店人员说。 第二天,我妈6点起床,站在队伍的第一个买了一些普通外科口罩,开车挨个给亲戚们送到楼下。 当天夜里,武汉封城的消息已然发布。 一觉醒来看到这个新闻,内心几乎是“轰”地一声感到不安,赶紧给表姐发消息询问近况。 “我没事,但是孩子有点感冒咳嗽,我很紧张。 ”“没事别自己吓自己,按普通感冒先吃药。 ”我只能安慰她。

  
 

   自觉隔离在开车送我去机场的路上,我妈忧心忡忡。

  
 

   车窗外,行人少了很多,大家都戴着口罩,行色匆匆,购物广场和餐厅绝大部分都已关闭。

  
 

   那一天,黄冈、鄂州、孝感、仙桃等地交通管制的消息陆续传来。 这些城市由于离武汉较近,被确诊人数迅速上升。

  
 

   飞机落地北京前,乘务员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登记表,要求如实填写个人信息和住址。 拖着行李箱回到北京家中,我赶紧脱掉所有暴露在外的衣物,丢进洗衣机,淋上衣用消毒液。 又把行李箱和背包用消毒水喷了个遍,把房间地板也拖了一遍。 因为养宠物,家里常备消毒水,这个倒是不缺。

  
 

   待到所有的清洗工作结束,我躺在床上刷手机,看到新闻说患病者基本都有武汉接触史,专家建议从武汉或者湖北返乡人员尽量不要外出,最好自行在家隔离14天。

  
 

   读到这些消息,我立马向单位和社区汇报了我的行程。 我知道,我需要自行隔离了。

  
 

   意识到这点,我先打开冰箱,清了清存货,然后盘点了一下需要购买的东西。

  
 

   既然不能出门了,总得有计划地囤货。

  
 

   在网购时,我均选择“无接触送达”,避免和外卖小哥、快递员等其他一切人见面,是为他人负责,也是为自己负责。

  
 

   隔离的日子我几乎是每天睡到自然醒,然后照常刷微博和新闻,了解疫情的最新进展。

  
 

   在几个武汉或湖北的游子互助群里,和一些没有回湖北的朋友一同分享信息和喜怒哀乐,帮助转发各类求助。 听说有朋友的亲戚一家三口人被滞留在乌鲁木齐,男主人是开长途货车的,带着家属一块儿出行。 因为疫情加重,货运到新疆后就无法返回了,而他们一家人也因为经过武汉被隔离,当地政府集中将他们安置在了离乌鲁木齐火车站不远的一家酒店里。

  
 

   身边人的故事总是更能让自己感同身受。 看的新闻多了,对这个病毒的了解也越多,也时常思考到深夜。

  
 

   有时流泪,有时愤怒,有时鼓舞。

  
 

   期盼春光前两天,妈妈来电话说,小区全部封闭了,买东西得靠电话向超市订货。 城市的隔离在加强,病情的蔓延也有望得到抑制。

  
 

   “好好躺在家里不添乱,就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。

  
 

   ”我妈在电话里叮嘱道。 隔离在家的日子并不无聊,看电影、看书、玩猫,每天微信向湖北的家人朋友问好已成了日常。

  
 

   一场疫情,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他们太缺乏关心。

  
 

   同时,对自己的身体也格外关注,定时测量体温,洗手的次数也比以前频繁许多,一瓶洗手液已经用了近一半。

  
 

   隔离是隔断病毒,阻止病毒蔓延,在这隔离中,我期待春光的灿烂。 最近看了一个有关武汉的宣传片,片子里说到“别怕再等一等,等这个城市重新按下播放键,等地铁里的人多到挤不上这一班,等大排档里吵到必须扯着嗓子说话,等去武大看樱花的人比花还多……”眼泪一下模糊了双眼,记忆中的湖北味道又袭上心头。 是啊,等到那时候,我也一定要回武汉,站在长江大桥上,拥抱这座重新恢复生机的城市。

  
 

   (责编:朱江、连品洁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